您现在位置:干货> 浏览文章

头图.gif
城市的更新发展,房屋拆迁是必然,而房屋拆迁,又少不了强制拆迁的情况发生。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不完全统计,截至8月24日,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处理关于“强制拆迁”法律案件上万起,发布的相关文书近2.2万篇,其中广东省就有747篇,且2015年后该类收集的案件明显增多。

图片1.png

经典案例回顾:政府强制拆迁 拒迁户要求赔偿538.7万

哪些情况可以申请强制执行?强制拆迁会涉及哪些刑事风险?如何防控?

先来看一起涉及强制拆迁的典型法律案件:

2016年3月,家住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的梁军(化名),向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

“请求湛江市赤坎区政府赔偿经济损失538.7万元(其中包括因强制拆除造成直接的财产损失288.7万元、心脏病手术后的治疗及后期身体恢复的医疗赔偿款20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万元);并公开赔礼道歉,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时间回到2012年3月,湛江市人民政府发布“关于改扩建整治海滨大道的通告”,确定道路扩建拆迁范围,而梁军204.95平方米的框架结构住房,也在此次划定的拆迁范围内,6个月之后,湛江市赤坎区南桥街道办事处发布《海滨大道改扩建工程(赤坎段)征收房屋补偿方案》。

10月,梁军与赤坎区政府签订了拆迁房屋征收土地及地上附着物补偿协议书,约定按成新率85%、每平方米5355元给予补偿(含土地);对包含的88.33平方米商业用房按每平方米另增加3000元给予补偿;此外,还一次性付搬迁补助费1.1万元,共计1208871元。

 图片2.png

协议签订后,赤坎区政府将补偿款汇入梁军提供的相应账户,但梁军拒绝签领,退回了该笔赔偿款并取消该账户。2013年5月,赤坎区政府向他留置送达了《搬迁通知书》,将上述12万余补偿款提存于广东省湛江市粤西公证处,并向梁军邮寄了《领取提存款通知书》。

当时,梁军并没有领取这笔费用,而是到2017年1月才领取了上述提存款及利息,合计1226231.20元。但是,因梁军没有在《搬迁通知书》告知的期限内自行拆除房屋,赤坎区政府于2013年6月组织人员将其204.95平方米房屋及19.64平方米铁皮屋、地上的两棵大树强制予以拆除。

2014年6月,经赤坎区价格认证中心对梁军房屋被强拆过程中造成损坏的物品进行价格鉴定,确定损失86200元。2015年2月,梁军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赤坎区政府强制拆除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2015年10月,得到法院确认。于是,2016年,梁军向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向赤坎区政府索赔经济损失538.7万元。

对此,法院最终判定,赤坎区人民政府应赔偿梁军204.95平方米房屋内物品损失11.12万元;2棵大树损失4000元;另涉案19.64平方米铁皮屋为不合法建筑被驳回;其他梁军关于“心脏病手术后的治疗及后期身体恢复的医疗赔偿款20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万元”等赔偿请求也被依法驳回。

图片3.png

有法可依:强制拆迁特殊情况的处理路径

这个案件中,梁军就是在大部分房屋拆迁中会遇到的典型的已签约拒迁户,遇到这类的拒迁户,该区政府选择直接进行强制拆除,法院也依法首先给予确认“赤坎区政府强制拆除梁军的房屋属行政行为违法”,面对已签约的拒迁户,如果不能直接强制拆迁,该如何处理?

对于已签约的拒迁户,实际上可以通过民事或行政诉讼处理,例如,根据《广州市旧村庄更新实施办法》(穗府办〔2015〕56 号)第三十三条规定∶合作改造、自主改造项目,村集体经济组织与村民之间就已签订的补偿安置协议产生争议的,村民理事会可进行协调;协调无果的,可依法提起民事诉讼。

针对此类案件,部分区域也推出了相应的应对措施,如粤高法〔2012〕217号《关于依法稳妥处理涉“三旧”改造纠纷案件的通知》指出,在“三旧”改造中,无论采用何种形式进行土地征收,当事人争议的本质往往是拆迁补偿问题。对于此类纠纷,在当事人达成拆迁补偿协议后,因协议的效力、履行等发生争议的,人民法院可以作为民事案件受理。

图片4.png

那种情况可以申请强制拆迁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违反土地管理法律、法规规定,阻挠国家建设征收土地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责令交出土地;拒不交出土地的,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此外,全国各地对行政裁决也作出了相关政策规定。例如,《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深化改革加快推动“三旧”改造促进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粤府(2019〕71号)中,就“实行政府裁决和司法裁判”指出,“三旧”改造项目,多数原权利主体同意改造,少数原权利主体不同意改造的,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及其实施条例、《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相关规定处理;法律法规没有规定的,可积极探索政府裁决。

当然,房屋拆迁过程中还涉及很多不同类型的行政纠纷法律案件,以上只是常见案例中的一种情况,针对原权利主体不同意改造拆迁的全类型,该如何分析解决?强制拆迁会涉及哪些刑事责任?针对特殊情况的“钉子户”又改如何解决和防控风险?

为此,兴广城、兴城商学院、城智库将于8月29日在广州重磅打造“旧村改造项目签约谈判及钉子户困局破解路径实操分享研讨会”,届时,两位城市更新领域一线动迁工作实操专家,会在现场为大家分享详细的实操经验和技巧,欢迎大家共同参与!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参与"

月29活动8.jpg11_副本.png

关键字:签约 迁户 拆迁
网友评论